精彩專題

新技術掃描

張康之教授在《中國社會科學》發文研究“網絡空間中...

張康之教授在《中國社會科學》發文研究“網絡空間中的政策問題建構”

2016-10-08 16:14:20

摘要:

        《中國社會科學》2015年第2期刊發了南大政府管理學院張康之、向玉瓊關於《網絡空間中的政策問題建構》一文。張康之等認為,在流動的網絡空間中,社會的中心—邊緣結構失去了存在的根基,進入一個“去中心化”過程。社會結構上的“去中心化”將使人從製度束縛中解放出來,獲得真正的自主性。網絡結構中的政策問題建構是由自主的個體來完成的,然而由於網絡中的個體處在與他人的共生關係之中,因此是在相互影響和高頻互動的狀態中開展行動的。在此種條件下,政策問題的建構也將在人的合作行動中展開。


       政策問題建構是政策過程的起點,它決定了政策的性質以及政策工具的功能。然而,在現代社會中心—邊緣結構的治理結構下,政策問題建構都是被歸於某一部分某一機構的職能。具體地說,政策問題建構是發生在公共領域中的,活躍於公共領域中的精英卻掌握著政策問題的建構權。

       政策問題建構是一個自上而下的過程,意味著整個社會治理是自其中心地帶開始的,或者,直接就是由社會治理的中心地帶發起的,處於社會中心的社會治理者掌握著政策信息,並有著公布哪些信息和不公布哪些信息的裁量權,因而,主導著政策問題的界定以及議程設置,公眾往往成了呈現在他們麵前的已經得到建構了的政策問題的消費者。隨著信息技術的發展,網絡正在塑造一個似乎與自然和社會並列的虛擬世界,這也將是政策問題建構的新景象。

       在由網絡造就的虛擬世界中,信息流動突破了所有界限,實現了社會的再度“脫域化”,以至於距離已經不再成為政策問題建構權獲取的障礙。一方麵,社會問題能夠瞬間到達每一個網絡終端,在得到廣泛關注的條件下轉化為政策問題;另一方麵,在從社會問題向政策問題轉化的過程中,人們的意願表達可以從網絡的任何節點開始,從而自由地進入政策問題建構過程之中。這樣一來,政策問題就不再是既往的地方性問題,政策問題建構權的分配、配置以及分布,都正在脫離傳統的政治框架。同時,政策問題建構權也呈現出擴散在整個網絡空間中的狀況,並表現出流動性特征。在流動的網絡空間中,社會的中心—邊緣結構失去了存在的根基,從而進入一個“去中心化”的進程。網絡使信息的流動不再按照人為設定的線進行,而是在每一個節點上都呈現出散布輻射,處於社會治理中心地帶的精英也就完全喪失了壟斷信息和主導信息發布權的條件。所以,原先那種社會治理中心得以維持特權地位的信息壟斷因為信息的無界擴散而喪失了把持政策問題建構的權力,而且,社會治理中心也不再可能通過劃定清晰的邊界去抵抗來自邊緣的政策問題建構權的要求。

       網絡具有非屬地化的特征,是一個全麵開放性的無中心的世界。社會結構上的“去中心化”將使人從製度束縛中解放出來,獲得真正的自主性。既往建立起來的各種各樣的控製機製解體了,控製成為漂移的東西。網絡結構中的政策問題建構是由自主的個體來完成的,網絡是個人自主的空間,網絡也是人們相互依存的空間,在網絡中,個人無時無刻不在對他人產生影響,同時也在接受他人的影響。網絡使得行動者更加緊密地聯係在了一起,任何一項行動的意義,都在互動中得到體現和得到詮釋。網絡空間中的政策問題建構,就是在自由的行動者和言說者的互動中完成的。網絡中的個體處在與他人的共生關係之中,因此是在相互影響和高頻互動的狀態中開展行動的。在此種條件下,政策問題的建構也將在人的合作行動中展開。

       總之,網絡空間中的政策問題建構改變了政策生成以及發揮作用的路徑,由此引發的政策問題性質的改變,也將對整個社會治理過程產生深遠的影響。